中晋系“大审判”落幕:180人获判罚,涉案受审人数超e租宝创行业之最!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千盼万盼,迎来了最终审判。9月19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官网发布公告,依法对被告单位国太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徐勤等10人集资诈骗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以集资诈骗罪分别判处国太集团罚金3亿元;判处徐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陈佳菁等9人有期徒刑十二年至五年不等,并处剥夺政治权利及罚金。至此,从“美女炫富”而引爆舆论关注乃至轰动全国的“中晋案”,从2016年4月4日警方立案到2018年9月19日主犯一审宣判,在历时860余天后,最终落下了审判剧幕。

  可以说,主犯徐勤等10人的一审判罚是“中晋系”案件大审判划下的最重要一曲,较同样轰动的e租宝案和大大案而言,中晋案的系列大审判或许更值得让人关注。据金融虎旗下新金融探案了解,至少就目前而言,已公开的判决文件显示,中晋系案件的整体受审人数已超过了e租宝案,在P2P网贷和线下理财领域,涉案受审人数创下了行业之最。

  据新金融探案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已公开的近百份判决书文件统计发现,在10名主犯未一审宣判前,“中晋系”涉案公司及涉案人员就已有170人相继被法院审理并依法公开判决。这170名涉案人中,有9人职务在中晋及相关公司担任职务在副总经理之上,罚金总计972万,其中一人获刑最重,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人获刑四年六个月。据新金融探案统计,上述170人涉案金额接近237亿余元,退赔金额为6373.9万元。这些判罚均发生在2017年12月8日至2018年5月28日之间。

1、1.2万余人受损失48亿余元

  今年5月15日,在第九个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上,公安部对外发布了公安机关打击涉众型经济犯罪十大典型案件,中晋案赫然在列。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9月19日通报显示,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10月起,被告人徐勤先后设立中晋财务公司、中晋基金公司、中晋资产公司及被告单位国太集团,并由国太集团统一安排下属各公司以及有限合伙企业的财务、运营、人事和行政。为谋取非法利益,徐勤等10名被告人明知国太集团及其下属单位无盈利能力,仍假借私募股权基金等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公众进行各种虚假宣传,承诺还本和支付高额利息,共同实施集资诈骗行为。

中晋系“大审判”落幕:180人获判罚,涉案受审人数超e租宝创行业之最!1

  通报显示,截至2016年4月5日案发,国太集团非法集资共计400亿余元,绝大多数集资款被国太集团消耗、挥霍于还本付息、支付高额佣金、租赁豪华办公场地、购买豪车、豪华旅游、广告宣传等,案发时未兑付本金共计48亿余元,涉及1.2万余名集资参与人。截至目前,本案已查封、扣押、冻结了相关银行账户、房产、汽车以及股权等财产。现追赃挽损工作仍在进行中,追缴到案的资产将移送执行机关,最终按比例发还集资参与人。

  根据通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单位国太集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徐勤等10名被告人分别作为国太集团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亦构成集资诈骗罪。被告单位及徐勤等10名被告人的行为严重扰乱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造成全国多地1.2万余名集资参与人财产损失达48亿余元,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均应予严惩。徐勤虽有协助抓捕同案犯的立功表现,仍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2、180人受审被罚创行业之最

  不过,自2016年4月4日“中晋系”公司被立案侦查至今,除徐勤等10人所涉的主体案件审判背后,“中晋系”案的实际受审人数远不止如此。

  据金融虎旗下新金融探案统计,在2017年12月8日至2018年5月28日之间,已有170名涉案人员被公开判罚,其中9人职务在副总经理之上,罚金总计972万元,其中一人获刑最重,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人获刑最重,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上述170人涉案金额累计接近237亿余元,累计退赔金额为6373.9万元。

  这也意味着,中晋案整体的受审获判罚人数已达到了180人,这个数字较已公开宣判的e租宝案还要多出20余人。今年9月中旬,e租宝案在安徽省近42名被告人受到审判,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和缓刑并处罚金的刑罚,对犯罪情节较轻的部分被告人依法适用缓刑。今年5月份,金融虎根据裁判文书网已公开的判决书查询发现,e租宝案此前累计已有111名相关涉案人员受审。至此,e租宝案受审累计人数至少已为153人。

  与e租宝案的762亿涉案金额和380亿元未兑付金额的数据相比,在涉案体量上,中晋案要远低于e租宝案。但至少就目前而言,根据已公开的判决文件数据统计,在P2P网贷和线下理财领域,同样是轰动全国的非法集资大案,在涉案受审人数上,中晋案无疑已超过了e租宝案,创下了行业之最。

3、170名受审人刑期最高五年

  除徐勤等10名主犯的一审宣判结果已经公开,其它中晋案所关联的众多审判案件还并不广为人知。据新金融探案统计,这170名涉案人员涉案金额为236.82亿元:23人涉案金额超过亿元,其中国太集团下属岚睿公司总经理邹某涉案金额就高达150.57亿元,占涉案总金额的64.47%,令人瞠目;115人涉案金额(单人)在千万以上亿元之下,涉案金额共计39.82亿元,占涉案总金额的17.04%;其余32人涉案金额(单人)不足千万,最低涉案金额为164.04万元。

中晋系“大审判”落幕:180人获判罚,涉案受审人数超e租宝创行业之最!2
中晋系“大审判”落幕:180人获判罚,涉案受审人数超e租宝创行业之最!3
中晋系“大审判”落幕:180人获判罚,涉案受审人数超e租宝创行业之最!4

      在未兑付金额方面,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文件显示,170人涉案金额中未兑付金额总计55.77亿元, 33人未兑付金额超过千万但不足亿元,剩余134人未兑付金额不足千万。需要指出的是,其中涉案金额最高的国太集团下属岚睿公司总经理邹某未兑付金额最高,达45.05亿元,占总未兑付金额的81.25%。不过,上述170人所涉及的累计未兑付金额数据并不代表是中晋案未兑付金额的整体数据,根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通报显示,中晋案的未兑付金额为48亿余元。

中晋系“大审判”落幕:180人获判罚,涉案受审人数超e租宝创行业之最!5

  从涉案人员职务来看,已受审获罚的170名涉案人员职位普遍为分公司的客户经理、高级客户经理或副经理,其中有9人职务在副总经理之上。新金融探案注意到,这9人分别为中晋外滩分公司、国太总经理办公室副总赵某某,中晋资产静安分公司总裁办、国太集团副总裁朱某某,中晋资产公司直属一部总经理刘某,国太集团下属岚睿公司总经理邹某,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总经理杨某,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副总经理李某某,中晋资产公司直属一部副总经理郭某,以及中晋资产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及副总经理沈某和李某。

  具体到上述9名高管的判罚上,中晋外滩分公司、国太总经理办公室副总赵某某涉案金额6亿元,未兑付金额3000万元,退赔200万元,2018年5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罚金30万元。中晋资产静安分公司总裁办、国太集团副总裁朱某某涉案金额1.56亿元,未兑付金额2012.13万元,退赔100万元,2017年12月2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罚金15万元。中晋资产公司直属一部总经理刘某涉案金额2.2亿元,未兑付金额2786.43万元,退赔150万元,2018年5月2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罚金25万元。国太集团下属岚睿公司总经理邹某涉案金额150.57亿元,未兑付金额45.05亿元,退赔30万元,2018年4月1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罚金15万元。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总经理杨某涉案金额7195.78万元,未兑付金额2136.93万元,2018年2月2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20万元。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副总经理李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中晋资产公司直属一部副总经理郭某涉案金额1.15亿元,未兑付金额663.25万元,退赔41万元,2018年5月2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20万元。

  今年1月4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还对中晋资产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及副总经理沈某、李某等2人做出宣判,两人分别获刑三年六个月和四年六个月,且均被处罚金20万元。经上海公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沈某、李某两人非法集资共计3.29亿元,未兑付本金共计3383万余元。

  据新金融探案观察,在170人所有宣判的案件中,刑期最高的为5年(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副总经理李某某案),其它大多数人的刑期均在3年以下。

  在罚金方面,被处罚金最多的是中晋外滩分公司、国太总经理办公室副总经理赵某某。赵某某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不过后经其上诉,二审改判为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刑期的计算方法,不少裁判文书中做出了明确的解释。根据裁判文书,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缓刑的时间则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而罚金大多数则要求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所以,不少相关被告人虽然被判刑,但羁押日期可能已经超过刑期。由此可以猜测,不少获刑半年或1年的相关被告可能已经刑满释放。

4、涉案有9人被免予刑事处罚

  新金融探案注意到,在中晋系案件近百从判决中,有9人被免予刑事处罚。究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相关被告人系从犯,且在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二是,被告人主动退赔违法所得;三是被告人所涉案件已全额兑付。共性是相关涉案人的认罪态度、自首表现和退赔行为积极良好。

  比如,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47部客户经理胡某,其免予刑事处罚的原因是,胡某系从犯,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均不实际占有、支配非吸所得,同时胡某退赔违法所得1.5万余元(涉案金额164.04万元),对被告人胡某免除处罚。

  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55部高级客户经理岑某某,法院审理查明,岑某某吸收公众资金共计4700000元,已全额兑付。岑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法院判决岑某某免于刑事处罚。

  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47部客户经理汤某某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犯罪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结合被告人汤某某的犯罪金额,以及被告人汤某某不实际占有、支配非吸所得,案发后退赔违法所得21万余元,对被告人汤某某可免除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中晋资产公司静安分公司43部高级客户经理萧某某、55部高级客户经理岑某某分别吸收公众资金521.12万元和470万元,均已全额兑付。

  新金融探案还注意到,在案件审理过程中,170名被告中有9名被告人在一审判决后提起上诉,其中有4人因认罪悔罪态度良好、退出违法所得,从而获得减刑或减少罚金。

  其中,国太集团下属岚睿公司总经理邹某一审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被判处罚金20万元。2018年4月17日,二审法院鉴于邹某系自首、从犯,且到案后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对案件的侦破起到相当作用,二审审理期间又在家属帮助下退出违法所得30万元,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故对其进一步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15万元。

  2018年5月20日,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对中晋资产公司直属一部副总经理刘某“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副总经理郭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的处罚决定,改判为刘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郭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二审法院认为,鉴于刘某、郭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审理期间,刘某、郭某在其家属帮助下退赔了全部非法所得,并如数缴纳了原审判决的罚金,故可在一审判决的基础上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此外,判决书还显示,刘某、郭某的居住地上海市杨浦区司法局、上海市浦东新区司法局分别出具调查评估意见书,认为刘俊、郭亮符合在其辖区接受社区矫正的条件,故刘俊、郭亮均已具备适用缓刑的条件。

  中晋外滩分公司、国太总经理办公室副总经理赵某某一审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值得注意的是,经上海公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鉴定:被告人赵某某向150余人非法募集资金人民币6亿余元;未兑付本金50余人,损失金额3000余万元(注:实为3900余万元);获得佣金和补贴总额1000余万元。赵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占据国太集团前十名,在任职期间获得免费使用以公司名义购置的宝马牌mini小客车和法拉利牌california小客车各一辆的奖励,并参加徐勤组织的伦敦境外旅游。

  2016年4月中晋资产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发,被告人赵某某得知后即关闭移动电话机逃离上海。公安人员于2016年12月19日19时许抓获被告人。在二审中,法院审理认为,赵某某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赵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家属帮助赵退赔200万元,故对辩护人提出改判的意见予以采纳。最终,法院撤销“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的判罚,判处赵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5、退赔金额比例或不太理想

  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9月19日通报显示,截至目前,本案已查封、扣押、冻结了相关银行账户、房产、汽车以及股权等财产。现追赃挽损工作仍在进行中,追缴到案的资产将移送执行机关,最终按比例发还集资参与人。

  在纵观当前整个中晋系案件的梳理中,中晋是行业当前已公开案例中为数不多的出现退赔的案件,令人欣慰。不过,仅就目前公布的退赔情况来看,现金方面的退赔比例或许还不太理想。

  近日,上海警方通报的善林金融案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9日案发,“善林金融”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736亿余元,未兑付本金共计213亿余元。经全力追赃,目前初步追缴现金15亿余元。若以此来计算,善林金融案的最终退赔比例至少可以达到7%。

  据新金融探案统计,截至目前,除徐勤等10名被告人的案件外,其它中晋系公开案件涉案人的现金退赔金额总计为6373.9万元,这较48亿余元的未兑付金额比例为1.3%。与P2P网贷和线下财理行业的其他案例相比,1.3%的退赔率相对较低。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上述退赔数据还并不包括本案已查封、扣押、冻结了的相关银行账户、房产、汽车以及股权等财产。

  据此前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网赢天下、东方创投、中宝投资、优易网的赔付比例在40%之上。网赢天下的赔付比例最高达60%,铜都贷的赔付比例最低为12.3%。从当前来看,这些案例的退赔比例均要高于中晋案。不过,从案件影响力、体量和覆盖范围等方面来看,这些案例与中晋案相比无疑要小的多,因此在具体的对比上,也不能同等而语。此外,由于已查封或冻结的资产变现一般尚需时间,因此到具体的资金清退可能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关于退赔的方式,除了涉案人已缴纳的退赔金外,新金融探案还注意到,近百余份判决书也均在对涉案受审人的判决中均明确指出,“在案扣押、冻结款项分别按照比例发还投资参与人,不足部分责令继续退赔并按照同等原则分别发还。

6、中晋案有利于推进行业整治行动

  近年来,我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频发,形式从民间融资、线下理财到互联网金融,不仅犯罪数额惊人,且受害人数众多,覆盖面巨大,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也十分恶劣,但是存在法定最高刑期的限制。北京亿达律师事务所朱世杰律师向新金融探案表示,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反面典型,中晋案、e租宝案和大大案等大案的相继审判对推进互金行业整治行动无疑有着一定的推动和震慑作用。

  此前,e租宝案嫌疑人、钰诚集团实控人丁宁被以集资诈骗罪、走私贵重金属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偷越国境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罚金人民币1亿元。 “大大集团案”也在今年8月宣判,对马申科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万元。

  新金融探案对三起案件进行了比对发现,除涉案主犯外,大多数受审被告人,如部门经理、客户经理等均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进行判罚。e租宝案涉资最多,涉案金额762亿,未兑付金额高达380亿。中晋案募集资金达人民币400余亿元,案发时未兑付本金达48亿余元。大大集团案涉资近139亿元,未兑付金额64.6亿余元。

  据了解,当前,我国对国内理财类公司非法集资案件审判的最重判罚即为无期徒刑,而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处罚却大不一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刑期最高为10年。据金融虎统计,此前,融资城法人董某、河南超越企业集团实际控制人杨某某、渠宜投资公司法人与股东管镇和苏芝平、银坊金融负责人蔡某某、融信宝股东穆某某、中天投资刘某某等多人均因犯集资诈骗罪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其涉案金额也从数亿元到数百亿元不等。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1997年刑法颁布前,我国经济发展水平低,建设资金严重短缺,企业置于行政部门附属物的地位,金融犯罪案件不仅数量极少,且犯罪金额较小,立法者认为此类犯罪的社会危险性相对不大,最高10年的刑期足以使犯罪份子得以惩戒。朱世杰律师表示,改革开放后,民营、中小企业得以蓬勃发展,但因不透明的信息机制和我国金融管理制度的相对滞后等原因,使得民营、中小企业既无法进入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又难以及时得到银行的贷款,民间融资成为这些企业解决资金难题的主要途径,这也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提供了广泛的空间。

  朱世杰律师指出,在这个大背景下,依据罪刑相适应原则,立法者针对不同的犯罪金额和不同的犯罪行为以及对社会的危害性制作出不同的量刑标准,避免司法实践中对该罪的畸轻畸重,需要对不同涉案金额做出量刑区别,实现罪责刑的相适应。

  上海互联网金融评价中心研究员梁长玉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曾表示,e租宝、中晋系案件宣判,有利于行业整治行动的推进。他认为,“互联网金融行业存在双向的‘羊毛党’,既有法人犯罪,企图薅投资人的‘羊毛’,也有投资人要薅理财平台的‘羊毛’。而e租宝、中晋系两案表明,企业股东、企业高管、投资人,都需要按照各自责任,承担法律后果,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相应代价。”

  目前,监管部门正在积极防范和化解经济金融风险。最高检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起诉破坏金融管理秩序、金融诈骗犯罪14.4万人,是前五年的2.2倍。突出惩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传销等涉众型经济犯罪,起诉8.2万人,北京、上海、湖南等地检察机关依法妥善办理“e租宝”、“中晋系”、“善心汇”等重大案件;严厉打击证券期货领域犯罪,广东、山东、上海等地检察机关依法办理马乐案、徐翔案、伊世顿公司操纵期货市场案等重大案件,坚决维护经济金融安全。

  今年9月1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三次会议分析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研究做好下一步重点工作其中也提到,继续有效化解各类金融风险,既要防范化解存量风险,也要防范各种“黑天鹅”事件,保持股市、债市、汇市平稳健康发展。

  另据证券日报报道,日前,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网贷行业失信惩戒有关工作的通知》,全国各地正在抓紧落实。《惩戒通知》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一是按5个标准筛选、整理恶意逃废债重点借款人名单;二是向社会公告辖内平台失联跑路高管人员、恶意逃废债重点借款人名单;三是将相关证据及公告情况报送国家整治办。

  可见,监管对关于对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行动仍在步步加强,行业去伪存真的脚步愈发加快。作为轰动全国的两大集资诈骗案,中晋案和e租宝案曲至尾声,亦给所有人都敲响了一记明亮的警钟。对行业和投资人而言,两大案件所起到的警示作用,更是意义深远。特别是对线下理财行业的从业者,不能存在侥幸心理,两大案件的审判从另一方面也说明,只要实际参与了非法吸存的行为,最终均难逃法网。

  从起高楼到大厦倾倒,几乎“异曲同工”的金融理财骗局,包裹了多少投资出借人的血泪。对身在局中的投资人而言,苦果难咽,但也是人生经历中的重要一课。警惕骗局,提升自身的理财知识和风险意识,方可迎来晴朗一天,与所有人共勉。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