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卷调查系统工具软件推荐

以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这次态度明确的判决,亮出了中国最高审判机关以司法保护公民产权、坚决纠正行政违法的决心。

这本是一起普通的违法强拆案件,但经过最高人民法院的提审之后,成了保护产权的标杆性事件。

2014年9月,公布征收决定之前,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政府就对市民许水云的房子进行了强拆。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所谓“误拆”,许水云坚决不要政府事后的“补偿”,而是像《秋菊打官司》里的主角那样讨一个说法,要求当地政府按《国家赔偿法》规定对“行政违法”进行国家赔偿。之前,在浙江当地的一审、二审中,法院仅仅判决政府应进行征地补偿,而没要求对违法行政强拆进行国家赔偿。

1月25日,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再审了这起案件,并当庭宣判:确认行政机关强拆行为违法,责令政府进行行政赔偿。

主审法官耿宝建把话说得很明白:如果违法强拆与依法强制搬迁最终结果一个样,“这样所有‘理性’的行政机关,都可能选择违法强拆”;如果法院不加以纠正,老百姓会觉得“政府能违法,为什么我不能违法”。所以,此案同时还明确违法强拆应当坚持全面赔偿原则,倒逼政府依法行政,体现国家保护产权原则。
这次态度明确的判决,亮出了中国最高审判机关以司法保护公民产权、坚决纠正行政违法的决心。

在之前形形色色的强拆中,“误拆”、“出门买菜时家被强拆”等等手段,个别地方政府屡试不爽,关键问题是没有强力的司法纠正措施。特别是像许水云这样的没有取得产权证书的合法建筑,哪怕遭遇行政违法强拆,当事人的诉请也很难得到司法机关的支持。这导致个别地方政府有恃无恐、公权屡屡出笼伤人,也使公民的产权处于不安全的状态中。

这次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的判决无疑树立了一个司法标杆,给公众吃了一颗定心丸,也是对暴力强拆踩了刹车。

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对政府行政行为进行独立的司法审查,才能彰显司法公信,也才能解决“信访不信法”的老问题。在是非面前,法院必须求真相、说公道话,对于“误拆”之类借口不能和稀泥,政府行政违法就是违法,不能玩暧昧。

这次的标杆性审判,也可看作近几年中国大刀阔斧的司法改革取得的成就。人民法院省以下人财物直管、巡回法庭制度、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记录、通报制度这些司法改革的“硬措施”在起作用,保障了审判权不被地方利益掣肘。

希望这次最高法的再审判决,能够起到立木起信的作用,从司法层面明确违法强拆的法律责任,倒逼政府依法行政,除去暴力强拆的社会毒瘤。

违法强拆?以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违法强拆再次进入我们的视角不是因为老生常谈,而是因为新闻案例再一次的掀起了社会的共鸣,违法必定要严惩,犯错必定要受罚,征收不是个性事件,而是影响着一国一家的大事。

违法强拆?以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传统的观点认为说征收国有土地的房屋过程当中,我要是拆了老百姓的房子,你可以按补偿程序走,按照征收决定,给你补偿,这就造成一个什么后果?违法没有责任。所有的或者说绝大部分的行政机关,一看到这样的话,他就宁愿不走法律规定的程序,我就一夜之间,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通过民事主体,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什么建设公司、开发单位,就把房子给扒了,拆除了,把老百姓给赶出去了,这个过程当中,根据我们传统的观点来说还是给补偿,还是按照以前的标准,这样不利于遏制行政机关的违法行政行为。”——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法官

在以往社会上出现的形形色色的强拆中,“误拆”、“出门买菜时家被强拆”等等手段个别地方政府屡试不爽,创为律师认为如果违法强拆与依法强制搬迁最终结果一个样,这样所有‘理性’的行政机关,都可能选择违法强拆,所以政府依法行政是实施征地拆迁的必备原则。

根据新闻报道:2018年1月25日,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针对浙江省强拆案件再审宣判,确认行政机关强拆行为违法,责令政府进行行政赔偿。创为律师认为这次判决树立了一个司法标杆,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是对暴力强拆踩了刹车,也正是态度明确、决心坚定的正义亮剑,亮出了中国最高审判机关以司法保护公民产权、坚决纠正行政违法的决心。

违法强拆?以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在违法征地拆迁行为较为凸显的今天,还要给大家警示几点:

1、协议签订主体:征收补偿协议的一方主体是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补偿协议的签订,应当依法由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签订,也就是说作为被征收人的我们,签协议时一定要注意对方是否为房屋征收部门。

2、协议的内容主要包括:(1)被征收房屋的具体位置、房屋性质、建筑面积等对被征收房屋基本属性的记载内容。(2)补偿安置的方式。(3)货币补偿的金额、支付方式和期限。(4)搬迁期限。(5)违约责任。请大家一定要仔细审阅必要条款是否明确完整。

3、补偿数额:具体应该获得多少补偿,被拆迁人应当有一个心理预期,这个预期并非是我们臆想出来的,而是可以通过相关技巧估算出来的。如果把握不准可以和创为律师联系帮您结合分析,具体的协议补偿数额我们可以参考周边市场价格。

违法强拆?以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第二条:“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以下称被征收人)给予公平补偿。

第十九条第一款:“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被征收房屋的价值,由具有相应资质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按照房屋征收评估办法评估确定。”

违法强拆?以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4、如果拆迁方当场不签字,不给留备份,切记拆迁方带回协议可能会进行改动。如果确实需要,一定尽量要求双方都现场签字,并做好拍照录音等相关的证据保存工作。

律师提示大家,在征地拆迁的过程中,请大家一定要保持一个理性的头脑,在是非面前,法院必须求真相、说公道话,对于“误拆”之类借口不和稀泥,共同除去暴力强拆的社会毒瘤。

“一纸诉状”最高法为民正义,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

“一纸诉状”最高法为民正义,国家赔偿终结违法强拆!_北京创为律师事务所|华律自媒体

强拆作为征地拆迁的一种“诟病”在社会上愈演愈烈,逐渐被衍生为了城市中的“黑手”,操控着被征收人的生死去留,创为律师在维权一线沐淋风雨也见到过很多类似于暴力手段的恶性事件,感慨颇深,近期创为小编在新闻中看到这样一段话:“有一块被“战火”烧焦的土地,常年被“强拆”的阴影笼罩着,犹如一个难以割除的“恶性肿瘤”,膨胀得让人窒息。从恐吓、爆炸、软禁,到使用电棍,以及黄世仁式的一系列流氓拆迁行为,导致自焚、群伤、暴力致残、乘火打劫等恶性事件接连发生;这块土地上不断出现的“恶性强拆”事件,令百姓担忧,值得政府深思。”

强拆之恨

根据记者的视角、根据新闻的播报,我们还可以看到以下几个违法强拆案例:

案例一:2017年12月10日,广东某地5栋民房被开发商围蔽,并进行了强拆。而当地村民所建房占地没有被征收,而且也从没收到土地征收补偿款。

案例二:2017年9月19日,江苏扬州市某地发生一起非法暴力强拆案。征收方采用电击伤人、暴力殴打导致被拆迁户人身、财产遭受巨大伤害,在当地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

案例三:江苏一家钉子户,因为不想拆迁,拆迁方一次一次的来自己家里强行实施,最终造成了女子砍杀7名暴力强拆人员致1死6伤,女子最终被判刑5年有期徒刑。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问题备受社会关注,强拆也颇受诟病,因为社会上逐渐出现的违法强拆现象的逐步凸显和社会热浪的升温,创为律师要告诉大家:正义永远不会缺席!强拆违法?我们就回馈以法制重锤!

正义之战

2018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就浙江省某地区人民政府强拆违法、行政赔偿一案在江苏省南京市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作出判决,确认区政府将合法房屋作为违建直接强拆的行为违法,并责令其依据实际赔偿时点的周边类似房地产市场价格,严格依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所规定的补偿标准、方式等内容对许女士给予行政赔偿。

终获喜悦的见证:这是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审理的一起政府强制拆迁引发的行政申诉案件,此案的争议主要在于双方对住宅性质转变门面房的商用价值的补偿,无论事由起因,总之拆迁方不同意补偿条件故意拆除许女士私有房屋的行为极为荒唐,因此案件当庭宣判:判决政府行政强拆违法,赔偿许女士合理损失。

颠倒黑白的辩证:许女士根据当时现场回忆道“他说先拆掉,再补偿,我就是不同意,我说哪有这样的道理,我不同意就来强拆了。”

法律出拳的公正:补偿未谈妥即被强拆?根据法律规定:2011年1月21日,国务院公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该条例第27条明确,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

这场正义之战也是2018年征地拆迁的良好起始,据此,创为律师还请大家注意以下两点:一、政府违法强拆,必须承担行政赔偿的法律责任,而不得以补偿程序规避赔偿责任;二、赔偿必须能够充分保障被征收人本应依《条例》享有的补偿权益,要确保被征收人的补偿权益以赔偿形式得以落实。

最后,创为律师要给大家探讨一个问题,违法强拆是否不能仅“补偿”还需赔偿?未经征收决定施行的强拆行为,又需要承担何种违法后果?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耿法官认为:“最高法院在这个案子当中就很明确,就是要赔偿,不能够让他再回到补偿的这个老路上去,导致当事人一个是补偿不到位,而且,他不信任政府,不信任法律。为什么?就是合法违法都一样,这个后果非常的严重,这个案子其实发出一个非常清楚的信号,你就必须严格的按照法律程序,如果你违法,你就必须要承担不利的后果。”

根据本案例的启示,创为律师提示大家一定要注意以下三点:

1、国家尊重并保障房屋所有权人依法取得的房屋产权。

2、任何单位或个人,违法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取得的房屋产权,将依法承担刑事责任、民事责任或者行政赔偿责任。

3、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过程中,有且仅有市、县级人民政府及其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才具有依法强制拆除合法建筑的职权,建设单位、施工单位等民事主体并无实施强制拆除他人合法房屋的权力。

人已赞赏
文化曝光财经

刚刚,香港的李嘉诚走了....

2019-9-22 17:39:06

反腐曝光

8月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814起

2019-9-24 0:00:00

问卷调查系统工具软件推荐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